与荷为邻

来源:漯河日报 发布时间:2020-06-16 08:35:31

漯河名城网原创稿件以及标注来源为《漯河日报》、《漯河晚报》的所有稿件,其版权均归漯河日报社所有,未经漯河日报社书面授权,任何单位或个人严禁复制、转载或建立镜像等。如需授权,请致电:0395-5616809。

我家的院子虽不起眼,但花在、草在、阳光在,纷纷扰扰的日子里,亦可一门闭户,远离市井。

庭院是一种浸润在国人骨子里的情结,尤其是从农村出来的人,对院子总有一种别样的情感和记忆。我们的居所面积不大,却是小院儿应有的模样。有了院子,生活就有了底色,平常的一粥一饭、一卷一茶,一半入心间、一半入花间。天人相与,时光就这样慢了下来。

闲暇之时,鼓捣小院是我们最大的乐趣。妻是个文艺青年,有着园艺师的天赋,网购了防腐木花架,种植了月季、蔷薇、凌霄、紫藤和金银花,随着季节变化,绿叶满墙伸展。一堵花墙,一帘幽梦,花叶相映,卷舒自由。尤其是雨后,小院花木葳蕤,娇艳欲滴,仿佛盛满了尘世所有的欢喜。

按照妻子的设计,我从农村老家找来一个旧石槽,置于院墙边,养了两三株荷。时值初夏,花开正好,云淡风轻里,芙蓉出水,任是无语也动人。那一池的澄碧,虽没有接天的感觉,但每一根茎上,都独立成趣。叶,绿得晶莹剔透,有伸有卷;花,开得亭亭玉立,有红有白。一片片的叶,护着一朵朵的花,方寸之间,一水盈盈,却也有层层叠叠的意境。日落月升,不经意间,几朵花已残,谢去的花瓣还在水面,莲篷已结得像模像样。也有新荷始露尖尖角,在等蜻蜓飞来。每一种状态,都美得让人心疼。少年时,经常在老家门前的池塘边,看碧叶红花迎风招展,绿色的莲蓬夹杂其间,总觉得那里面藏着无穷的乐趣。当时没想到的是,长大后能和一池荷花在最深的红尘相遇,让小小的院落芬芳有致,相看两不厌。

我和妻是花市的常客,上个周末买回来一棵碗莲,不几日,见红荷出水,两个花苞同枝双生,两朵荷花相依相傍,就像南朝乐府《夏歌》中写的那样:“灼灼荷花瑞,亭亭出水中,一茎孤引绿,双影共分红。”并蒂莲虽然罕见,并不是传说,只是真心爱荷的人更容易遇见,就像这世间许多的情谊,都是相互成全。

自古以来,荷花就是文人墨客笔下的尤物。荷花的雅俗共赏,早已深入国人的骨髓。《古风》云:“碧荷出幽泉,朝日艳且鲜。”艳阳初上,荷花新开,如人梦醒,把一池碧叶衬得生机勃勃,一场华丽的演出就这样开始。那一张张秀气的绿叶,有的亭亭玉立,有的依水静卧,把小石槽挤得满满的,卷舒开合任自由。若有水滴到叶面,瞬间就形成了圆珠,晶莹透亮,似有禅机渐悟。石槽的角落有几棵碗莲,虽然叶片纤小,玉杆清瘦,但也迎骄阳而不惧,出淤泥而不染,生长得小有气候。

偏居一隅,有荷同在,是我们的福分。一池清波,虽然没有壮观的场面,但能在家中赏荷,已很知足。有的人天天路过荷塘,却熟视无睹;有的人在荷塘边溜达一圈,却写出了传世佳作《荷塘月色》,除了才情,还有心境。事实上,每一个不起眼的小确幸,都是生活中经常上演的熟悉场景,只要有心,总会不期而遇。

花之美,有时在视线之外,就像荷花,既可远观,也可近“尝”。“览百卉之英茂,无斯华之独灵。”曹植在《芙蓉赋》中把荷花喻为水中的灵芝,或药或食,都是上品。一池小荷,虽不能像李清照那样泛一叶兰舟,误入藕花深处,但妻善于吃荷,可以做出许多美味。煮荷叶粥,鸡蛋炒荷叶,炸荷花,或以荷花入菜,都很拿手。融进菜肴的,除了荷的清香,还有更多美好的东西。(邵长军)

责任编辑:李林润
相关文章
  • 田间的水车

    2020-06-16 08:35:31

  • 在沧桑与繁华之间

    2020-06-16 08:35:31

  • 慢行中发现生活的美好

    2020-06-16 08:35:31

  • 海河小区的石榴

    2020-06-16 08:35:31